人妻中文字幕无码系列

第二十四章 特使再见

玄门幽羽2020-04-15 01:01:32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推荐阅读:长生谷和谷主的存在,一直是他看不透的事,直到现在也没有领会到多少。

  谷主这个人,应当是十分了得的一名超然强者,可强大如他,却甘愿隐居在这小小浑昆界的一隅之地,实在叫人捉摸不透。而且谷主每一次的出现和离去,时机都掐得极为恰当,不是适时提点,就是适时阻止了什么。这一点来看,他更是让人感到神秘难测。

  不过,无论谷主怀着什么样的目的,只要对他们无害,就不必担心。

  杨意舒死得太突然,连何易都感到十分突兀,更何况是什么也不知道的楚离离。

  不过就算再怎么反应不过来,眼看着母亲去世,身为屋中的人儿女也都是极为难过的。屋里的人儿哭得凄惨,何易驻足在外闭目待了一会儿,便回到了屋中,安抚痛哭的楚离离。

  ,只是即便昏睡不省人事,她也仍然仅仅拉着她娘亲的手,没有松开的意思。

  长生谷不大,很快这件事就被所有人知道了。何易将自己答应杨意舒的事情告诉众人,而后在小树林里立了个衣冠冢,便将离离暂时托付给驼背老叟,自己带着刚刚变冷的那具尸身,离开了长生谷。

  此时刚是黄昏时分,往日他从谷里出来,时常会在山里抓只野兔或者野鸡,拿回去给萝莉加餐,不过今天却是不一样了。

  当萝莉看到何易抱着杨意舒的尸体回来时,她的小脸上也是写满了惊愕和不解,没等她问,何易便叫上她,一起离开了大雾山。

  虚空挪移,在浑昆界不是什么难事,几万里和几百里对于天仙而言并无太大差别。

  不过片刻工夫,两人便来到了一年多以前曾经到过的地方,云卢城外的那座小山。

  萝莉并不知道个中因果,但看到何易带着杨意舒的尸体来了这里,多少也有了一些猜测。

  他们从天而降,这时候太阳依然还没有下山。木屋那边飘来一阵药香味,同时一缕缕熏烟袅袅升腾,在黄昏余晖下被映照成了金红色,迷离飘渺,宛若仙境。

  那个从小就懂得道谢的女孩在炼丹一途似乎已经得了些门道,可以算是一个小丹师了,不过她一直想要救的人,却也已经不需要她救。

  何易的到来无声无息,他轻飘飘降落在小山西面悬崖之畔,那里原来只有两个坟墓,一个刻着“爱妻杨意舒”的字,一个小坟包则是未曾留名。如今这里坟墓又多了一个,墓碑上刻的是“恩师楚逸轩”,就在杨意舒的坟墓旁边,挨得很近,看那土包上还未长出青草,显然也是新丧不久。

  何易一言不发,运起自己并不十分强大的真元法力,将“杨意舒”的坟包分开,把那具尸身安放进去,而后再度填上黄土。

  做完这些,时间不长,黄昏还是黄昏,只是比刚才更黄更昏了一点。

  夕阳拉长了三个墓碑的影子,何易看着它们陷入沉默,萝莉看着他的背影,也一直沉默着。

  过了好一会儿,何易才舒一口浊气,轻叹着摇了摇头。

  看一眼旁边那个无名的小坟包,他低头想了想,最后一挥手,推平了黄土,碾碎了木牌,将这片小小的地方,只留给了那对已故的苦命鸳鸯。

  事毕,何易带着萝莉又如来时那样无声无息消失在了原地,若非崖边的情景已经改变,恐怕没有人会知道他们曾经来过。

  那个痴在丹砂炉火的女孩何时会发现,何时会释怀,何易无法肯定,他也无法做得更多。或者说,他本就不应做得太多。

  重新回到大雾山,天色终于渐渐黑了下来。何易在屋前和萝莉对坐了一会儿,见她小脸绷得紧紧的,仿佛很沉重似的,便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蛋,轻笑道:“怎么这么严肃?这对我们来说,只是件小事而已。

  ”

  事大事小,只在自己一念之间。平心而论,其实何易自己并不是一点都不在乎,毕竟那两人是楚离离的爹娘。只是看见萝莉也这样情绪低落,他觉得有些不大正常。

  萝莉开心不开心,都写在脸上,她那沉重的样子并非伪装,不过,她也不是在为两个陌生人而心生慨叹。她直勾勾看着何易的眼睛,沉默了一会儿,忽然认真道:“如意,也是这样把她的爹娘合葬在一起的。”

  何易神色一僵,心头有点异样,强笑道:“好好的,怎么又提她了?”

  “没。”萝莉摇了摇头,回道:“只是刚才看见那个,就自己想起来了。那天看到如意的旧事,很清晰很清晰,我忘不掉……”

  说着,她就低下了头。

  如意……

  何易也不知道自己这时候应该是什么样的心情,他只是觉得,自己在渴望一个美好的将来,而不是像渡劫神游之时看到的那个黑衣人那样,形单影只。

  上前抱起萝莉,走向长生谷,他故作轻松的说道:“我也没叫你忘记啊,看见了就看见吧,没什么要紧的。如意是你的娘亲,你想想她倒也合情合理。嗯……离离没了娘,现在一定很难过,我们去陪陪她吧。”

  “好。”萝莉轻轻点头,一双明亮的大眼睛里,多了些她从前没有的迷茫。

  沿着伸手不见五指的谷道回到长生谷,魔鬼藤仿佛卫兵一样兢兢业业守卫着,谷内木棚下的青驴也乖乖呆着没有乱跑过,只有里头的人们作息起落,从未停歇。

  小树林的木屋里,楚离离还在昏睡,眼角带着一抹湿痕。驼背老叟见何易来了,便起身告辞离开,木屋之中,只剩下一大两小三个人。

  房间里的淡淡血腥气息已被驱散,跟往常一样没有什么特别的,楚离离皱着眉头睡得不安,嘴里还不时飘出破碎的梦呓声,仿佛随时可能会惊醒。

  萝莉上前看她,伸出小手拨开楚离离额前散乱的头发,碰了碰她的脸,目光略显呆滞,低声道:“如意的娘亲被妖怪害死时,她好像也这样难过。”

  何易闻言微微皱眉,旋即松开,两步来到床前,点头道:“嗯,为人子女,在父母死后悲伤难过是正常的。”

  “可是……”萝莉目光转向他,顿了顿,问道:“可是如意死了,我为什么不难过?”

  “因为你没有见过她,没有感受过她。”何易不假思索道。

  “哦……”萝莉木木的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但她的眼神,却在何易的答案之下,变得更迷茫了。

  何易无声轻叹,时而揉揉萝莉的小脑袋,时而轻抚楚离离额角脸颊,心情有些压抑。

  昨日还过得无忧无虑,仿佛身在世外桃源,如今因为杨氏的死,却一下子变成了这副情形,让人不禁感慨万千。

  也许,这就是人死之时的大悲,容易感染情绪吧。

  但愿明天,一切都会好起来。

  明天有点遥远,这一夜过得十分漫长。

  萝莉一言不发陪在旁边,何易也默默守着昏睡的楚离离。时间一点一滴慢慢走着,半夜时分,离离忽然惊叫一声,醒了过来。

  梦醒时,她一身冷汗,张着小嘴慌张喘息着。

  何易拍拍她的背,正想说话,就听她慌道:“大块头,我刚才做噩梦了……”说着,她还抱住何易伸过去的手臂,把脸埋进了何易的臂弯里,仿佛受伤的小鹿,在寻找安全感。

  “只是个噩梦而已,很快就会醒的,别怕,我在呢。”何易顺势把她搂了过来,驱散了她身上的冷汗,轻抚她的脑袋,试图安抚那份惶恐。

  恐惧时有个宽阔温暖的胸膛可以依靠,的确让楚离离安心了不少。但是很快,她就想起了这里是自己的家,而大块头平时根本不会来她家,晚上更是看不到人影。接着她又想到,自己睡在娘亲的床上,而娘亲却不在这里……

  从何易的怀里扬起小脸,她无措的目光扫过屋内情形,除了何易和她一直很想念的小姐姐之外,再也没有看到别的人影,她最最熟悉的母亲,已经不在了。

  当心中最怕成真的设想被印证,楚离离不由悲从中来,把脸重新埋进何易的怀里,嘤嘤哭了起来。

  “娘,娘,不要丢下离离……”

  她紧紧抱住何易的身子,仿佛在这一刻将他当成了至亲。

  晚上的嘤嘤低泣,听起来没有白天的失声痛哭那么凄惨,但这静夜之下,却更教人心酸。

  世间遭遇惨剧的人很多,年幼时失去父母的也不在少数,但无论这样的人有多少,无论他们的故事如何相似,真正亲耳听闻,亲眼看见的时候,还是很容易受到感染,为之神伤。

  年纪尚小的楚离离第一次经历生离死别,悲恸之下一发不可收拾,又哭得昏迷了过去,连自身的气息和体内真元都变得紊乱了起来。

  何易寸步不离守着,倒也没让她真元走岔,伤了根基,不过想要让她完全走出悲伤恢复过来,就需要很长时间了。

  一夜过去,一天两天过去,时间慢慢拖磨。

  离离没有再练剑,何易萝莉两人也没有走出长生谷,随着杨意舒的死,这小树林似乎都变得压抑了许多。

  看过的书友还喜欢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