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中文字幕无码系列

第二十五章 黑暗战斗暴龙兽的来临

玄门幽羽2020-04-14 23:21:32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下山?为什么下山?去哪?”

莫羡皱了皱眉头,不明白左知乐在说什么。

“哪里都好,只要不是这座青岚山。”

“你知道我现在不可能走。”莫羡缓缓起身,将长刀置于身侧,“到底怎么了。”

左知乐摇了摇头,面孔隐在樱树的阴影里,看不清表情:“我不能说。”

“那我也不能走。”莫羡也来了脾气。

“稍微想想吧,莫羡,从你下山到现在,有几件事情是正常的?那今何夕好色贪金,今家有的是大把基业,他放着好好的天都少将军不做,为何单单觊觎你这个寡淡的少门主位置?陈白徐今四大家这些年接连把嫡子送到青岚山,你就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净辰仙域有多少年没有音讯传出,一现世便是圣英殿的女武神,门主在试剑会前草草闭关,再加上你手里这把祖刃,铸剑阁里的龙渊……”左知乐不疾不徐地开口,声音平静得可怕。

莫羡看着面前藏在阴影中的少年,觉得那张熟悉的面孔忽然如此陌生。

“现在的青岚山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漩涡,太多太多的人和势力都要牵扯其中。你想象不到自己将要面对什么。这不会是你想要的。”左知乐脸上无喜无悲,语气却分外果决,“放下少门主的位置,丢下这把刀,跟陆姑娘走吧,去哪里都好。”

“你为什么知道这些。”莫羡握刀的手掌一点一点攥紧。

“这座山上有秘密的人不止你一个。”

湿润的风夹着飞瓣吹过,少年的素色长袍缓缓飘动,飞花瀑前忽然安静了下来。

“我不走。”

莫羡终究还是摇了摇头。

“为什么?”左知乐似乎并不惊讶。

“你以为你是第一个让我离开这儿的人吗,左知乐。能走我早就去找个僻静地方逍遥快活了,不用你劝。”莫羡苦笑,“可是现在我没得选。我只能继续走下去。”

“没有什么事是不能选择的。你只是不愿罢了。”

“你这家伙,说话还是这么让人不爽。”莫羡叹了口气,“你怎么想我管不着,但是试剑会之前我是不可能离开山上一步的。淮岚我虽还没逛够,糖饼包子留着下次去吃也不迟。这次试剑会,我必须要入了内门。我答应过师傅,也答应过陆公子。”

左知乐看着莫羡的眼睛,良久之后,还是无奈地勾起嘴角。

“算了,就知道劝不动你。”他耸了耸肩,“你打定主意的事儿,没人拉的回来。”

“知道你还劝?”莫羡一挑眉。

“大概只是求个心安吧。”左知乐的表情很是耐人寻味。

“我说左知乐,你怎么知道这么多?该不会是什么皇亲国戚吧?”莫羡眉尖一挑,有意玩笑道,“我要没记错,左姓可是国姓。”

左知乐微微一笑:“被你发现了。我可是太曦的太子爷。”

莫羡一怔,接着也乐了:“那可感情好,我这在淮岚官府的案底还没清,就等你这太子爷去帮忙了。”

他自然知道左知乐是在说笑。

太曦圣君左春秋有二子,长子左熠正于天都随太傅读书,次子左懿则是远在西疆,随陈家军操练,这是世人皆知的事情,更不要说太子之位尚未册立。莫羡巴不得眼前这家伙真的是什么皇亲国戚,他早就看淮岚官府那帮饭桶不爽了。

“只是重姓罢了。”左知乐摇了摇头,“你问问师傅便知。”

“算了,没那功夫。”莫羡挥了挥手。

“既然你意已决,我也不再多说。不打搅了你修行了。”

左知乐看了莫羡身侧的那把黑刃长刀,似乎想要说什么,犹豫几下开始没能开口,点头示意,便转身离开。

莫羡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脸上些许笑意逐渐凝住。

这座青岚山,山上的这些人,似乎都和以前不一样了。

他不知道究竟是自己变了,还是别人变了。

---------------------------------------------------------------------------------

青岚门,朝天院。

正是清晨时分,大院之中薄雾迷蒙,初阳的光已从大角峰顶射出。

青岚外门弟子齐聚朝天院,这原本是应该开始晨练的时候,可现在所有人都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或者用心猿意马更为合适些。

高台上的执事看着台下这群眼神闪烁的少年,叹了口气,手中竹杖重重打在一旁栏杆上:“禁闭房现在还是空的,还能装不少人。”

院中弟子悚然,不得不收起视线。

姑娘虽然好看,可是只为了多看两眼就关了禁闭,总归是划不来的。

可一切的元凶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这些,她正抚摸着手中泛青的竹杖,一脸孩童似的欣喜。

不怪其他少年心神不定,只是女孩委实惹人注目。

长发高束,杏眼柳眉,原本就英气十足的面庞,配上束腰修身的练功服,俊秀中透出些许绰约风姿。

如果不是知道底细,没人会相信面前女孩会是淮岚陆家的宝贝千金。

英姿飒爽,意气轩昂,直教人由衷赞叹,这本该闺中待字的少女,竟是不输男儿分毫!

“起势!”

高台执事朗声道,众青岚弟子神识收敛,皆跨步分立,竹杖置于身侧。

“一剑严风吹霜过!”

“二剑飒沓如流星!”

“三剑秋莲出金匣!”

千百竹杖轮飞,晨雾悄然消散,院中青松微微摇晃。

执事于高台望去,视线在弟子中来回逡巡。可是很快,他的目光便锁定在了那个刚刚入门的弟子身上。

青丝飞扬,竹杖轮转,女孩竟是双目微闭,自顾自地舞出青岚九剑这前三剑。

动作固然生疏滞涩,可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三剑的神韵已经有了十之八九。

执事脸上露出欣慰之色,口号也不自觉高扬了几分。

难怪大执事要收她为弟子,不过练剑三日,便有到了如此程度。学剑招,形似容易,神似却要难得多。多少人单单为了抓住这玄之又玄的神韵,就在这院中练了数月数年。

青岚门不乏天资过人者,这姑娘恐怕要更胜一筹。

但很快,执事脸上的微笑便僵住了。

取而代之的,是无法掩饰的震惊,以至于一时间忘记了喊出剑招。

有弟子注意到了执事的异样,下意识地望向他目光投往的方向,却和执事一样,露出了活见鬼似的表情。

一个,两个,越来越多的弟子停下了手上的竹杖,将视线移向同一个方向。

整个朝天院逐渐安静了下来。

唯有院中女子,手中竹杖宛若游龙走风,步履轻盈飘忽如雨打浮萍。

蝴蝶穿花过,蜻蜓点水飞。

原本还有些僵硬生涩的剑招忽然活了过来,恍惚间,有缥缈雾气环绕少女周身,千百弟子不约而同揉了揉眼,定睛凝视。

不仅是因为她脱尘的气质,更是因为那如流水般顺畅的剑势。

一剑振出,好似有严风拔地而起,吹霜扬雪。

继而脚尖微踮,身形游弋,剑势犹如流星逐月,快而不乱。

忽地停剑身侧,屏息凝神,竹杖猛然划破空气,仿佛一朵秋莲于匣中绽放而出。

所有人都被这流畅的剑招给震住了。

三剑毕,陆颉之缓缓收起手中竹杖,张开眼睛,却看到面前聚着百十青岚弟子,皆是双目放光地盯着自己,吓了一跳。

“那个……你们看我干嘛?”

她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缩身子,觉得头皮一阵发麻。

“天纵之才,天纵之才啊……”高台上的执事脸上震惊不减,喃喃自语。

不是执事大惊小怪。

青岚九剑作为青岚门的看家绝学,入门弟子于朝天院以竹杖对练两三年都是常事。剑招形易仿,神难抓,可剑气却是可遇不可求,若是未入辰行境界,甚至连门都找不到。

可陆颉之不过刚刚入门三日,剑招剑势里竟有已经有了隐约剑气。

这已经不是炼体境界能够达到的。

陆颉之的半只脚,已经迈入了辰行境界的门。

所有人都以为大执事新收的弟子是个天才。

可现在他们才意识到自己错的有多离谱。

眼前的少女不是天才。

她是怪物。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