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中文字幕无码系列

第八章 :八角断塔

玄门幽羽2020-04-16 03:41:24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找来了!”

提莫一股脑把背包里的东西全都倒了出来。

崔丝塔娜看了看那气喘吁吁的提莫。

地上放着的是些许的露水青草,一根好像被吃过的新鲜鱼骨,一些黄色的泥土,还有一个苹果。

“要焦黑的泥土,不是新鲜的!”维迦说道。

这时,早已醒来的兰博走到那堆起的泥土旁,拿出了一个喷管,那管子上喷出的火焰即刻便让那泥土变成了焦黑。

“大功告成,快去做魔法药水。”崔丝塔娜踢了踢维迦的脚。

“还没呢!狐狸尾巴可不能少了。”维迦道。

崔丝塔娜咳嗽了一下,看了看还在喘气的提莫。

“要拔九根狐狸的尾巴毛,你再辛苦一下吧。”

“啊?”提莫指了指自己:“要我去啊,我很累了,不想再去拔什么毛了。”

“好!公平起见,我们石头剪子布,先出局的就去拔!”崔丝塔娜对提莫说道。

五个人,五分之一的几率,应该不会轮到我吧。提莫想了想,便欣然接受。

可是,他没有看见,其余的四人脸上露出的一副阴险的小人的模样来。

“出局!”

提莫本不可置信的后退了几步,他扔掉头上的斥候帽发泄。

“倒霉,你们为什么都出拳头啊。”

崔丝塔娜扑哧一笑:“谁让你先出剪刀的呢。”

“好吧。”提莫沮丧道。

他看了看那机甲之下的阿狸,咽了咽口水。

“她会不会吃掉我啊。”

“怎么可能,那么漂亮的女孩子。”崔丝塔娜催促道:“快点快点,别浪费时间了。”

“哦。”提莫小心翼翼的走到阿狸面前,他对着阿狸的面晃了晃手。

没反应,依旧是那副呆呆的神情。

见阿狸没有什么动作,提莫悬着的心放下一半。他蹑手蹑脚的走到阿狸的身后,看着那雪白的狐狸尾巴,心怦怦直跳。

蹲了下来。

那狐狸的尾巴无力的一甩一甩。

独有的女人沁香钻入了提莫的小鼻子里,让他禁不住打了个喷嚏。

提莫慢慢的凑过去,把手慢慢的放到那尾巴上,捏住的其中一根。

好耶,这是迈出成功第一步了。

提莫心道。

这时,他忽然感觉自己的耳朵痒的不行,身下的阳光也被遮挡住了。

他抖抖耳朵,就像是温润的被含住的感觉,让提莫浑身都抖了一边。

其余四个小人都吃惊的看着这一幕。

“提莫!快跑啊!”崔丝塔娜喊道。

“什么啊,我才...”他抬起头,顿时僵住了,吓的话都说不出来。

那九根尾巴上,那阿狸早已俯下身,死死的咬住了提莫的耳朵!

兰博咬牙,冲上去拉住提莫向后跑,可是,那阿狸咬着提莫的耳朵不放,见兰博来拉,便硬生生的扑上前去将提莫抱住。

她慢慢的舔着提莫的小耳朵,像是在品尝一个小点心一般。

兰博大呼不妙:“快快,快去做魔法药水,提莫会被咬的!”

一下就乱了套了。

黑默丁格拿出扳手,小跑过去,那兰博抵住了阿狸的嘴,因为机甲抓住了阿狸的身体,让她不能够挣脱。

那尾巴不停的甩打着兰博的头,让这个约德尔人叫苦不迭。

“我。。我去拔她的毛!你..你撑住啊!”黑默丁格对兰博说道。

崔丝塔娜喊了一声,丢下身上的背包和武器,一个跃步扑了过去,把阿狸的几根尾巴按住。

“快拔!”

黑默丁格点了点头,他把科技扳手调成了最小间隔。把扳手放在尾巴上,那扳手自动的抓取,然后。

狠狠的拔下了三四根毛来!

阿狸痛的喊出了声,她的尾巴奋力甩起,将按在上面的崔丝塔娜掀翻在一旁。黑默丁格被阿狸一个后踢踢翻,惨叫着摔到在一边。

维迦也不干坐在那,他念起魔法,开始将地上的一些材料组合起来。

“快啊,你们!笨蛋笨蛋笨蛋!魔法组合药水的时间是有限的啊!”

兰博两只手都腾不出来,提莫被阿狸抱着挣脱不了,他的吹箭在背囊那里,他有一把小刀,可是他不想伤害到暂时失去意识的阿狸。

黑默丁格艰难的爬起来,大叫着冲向阿狸,可又是狠狠的一脚。

“欺负老头子..野生动物的秉性真是凶猛..”

他倒在地上,扶了扶眼镜,叫苦道。

“哎呦,我的腰..”

“笨蛋!快点!”

维迦见黑默丁格被阿狸踢翻在地,急道。

“说什么我都不干了!不干了!”倒在地上的大发明家郁郁道:“分明就是想要我这条老命啊!”

崔丝塔娜站了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又扑了过去。

“呀,看招!”

她一把抓住了阿狸的尾巴,接着,她的脚勾起黑默丁格丢下的科技扳手,一把放在了阿狸的尾巴上。

可是,那尾巴剧烈的摇晃,居然被甩了出去。

扳手在天空旋转了好几个圈,最后,结结实实的打在了兰博的头上。

“我恨...你..”

兰博大呼悲哀,然后,松开了放在阿狸唇上的手,晕乎乎的倒在地上。

“兰兰博不要晕,救命啊啊、我不要被当成蘑菇吃掉啊。”提莫使劲挣扎起来,没了兰博帮他抵住阿狸。

会被这个女人给活生生的吃掉的!

提莫越想越怕,但是,阿狸似乎用了很大的力气,无论他怎么踢踹,大叫,阿狸就是死死不放手。

就在提莫尖叫的同时,阿狸又慢慢的把头靠了过去,用嘴含住了提莫的耳朵。

“呀,不用扳手,就自己动手了!”

崔丝塔娜狠了狠心,一把揪住阿狸的毛。

“都是为了你好,都是为了你好...”

然后、

狠狠的一拔。

那雪白的一撮绒毛,在崔丝塔娜的手中,随着她的身体,慢慢的落到地上。

阿狸发出一声惨叫,扔掉了手里的提莫,阿狸倒在地上,她美丽的脸庞滑落了几滴泪水,最后,竟吟吟的哭了起来。

“对...对不起啊...”崔丝塔娜看了看阿狸那一根尾巴上的一片光秃。

是拔太多了吗...

维迦见崔丝塔娜还愣在那里,连忙喊道。

“快点!傻坐在那里干什么!把狐狸毛拿过来啊!”

崔丝塔娜晃了晃脑袋,连忙向维迦跑去。

维迦接过那一大把狐狸毛,开始与半空中漂浮的物品组合。

那几样材料慢慢的化成黑色的小点,然后,又重新组合起来。

最后,竟化成紫色的液体,漂浮在空中。

“拿个瓶子。”

“哦。”崔丝塔娜左顾右盼,只见那提莫背包里有一个小圆瓶子,她跑过去拿了出来,把瓶子里的折纸小星星一股脑倒个干净,递给了维迦。

那紫色的液体慢慢的从半空中流入了维迦手中的那个小瓶里面。

“成功了!维迦大魔法师制作的魔法药水!”

崔丝塔娜看着那冒着气泡的紫色药水和如同大反派一样大笑不止的维迦,忽然,就感到那药水愈发的渗人了。

那一弯温泉。

努努和雪人靠在泉池的边上,一脸的享受模样。

“啊~好舒服。”

“哦哦哦啊啊”

“虽然衣服被温泉泡湿了,不过,只要能呆在这里,就一定不会感冒的,对吧,威朗普。”

“呜呜啊啊。”雪人点点头。

这时,一阵气泡。

斯卡纳的头慢慢的伸出了水面。

“这四天的辛苦算是白费了。”他幽幽道。

“不会白费啊,停止你那个挖洞吧,泡泡温泉多好啊。”

“愚蠢,都是你们两个笨蛋害的!再努力一下,就能挖到水晶支脉了!只要找到水晶,说不定我就能离开了!”

说完,他划泼起了一道水弧,淋到了努努的头上。

“哇哇,威朗普,他用水泼我!”

“呜呜啊啊啊啊。”

雪人吸了足足一大口水,然后,喷到斯卡纳的头上。

“受死!”

斯卡纳不停用水回敬。

一来一去。

仿佛一个长不大的孩子。

这时,忽然斯卡纳停止了嬉闹。

“有人过来了。”他说着,沉入了温泉里。

努努收起笑容,他和雪人点了点头,屏住呼吸,两人也游了下去。

一个带着海盗高帽的女人,无趣的旋转着手里的火枪,慢慢的走了过来。

“真是个鬼地方。”女人慵懒的打了个哈欠,说道。

“没有红酒,没有牛排,没有暖床,没有酒吧里的小男人...”她幽怨道。

什么三十天的生命,莎拉刚来到这个岛上时,就恨不得把手上的护腕一枪打掉。

她喜欢海,喜欢吹着海风,摇晃着掌控船舵的感觉。

而不是这个实打实的陆地。

她摸摸头上的海盗帽,这是她杀死一个作恶多端的海盗后值得纪念的唯一物品,当时,她一脚踢开那船长室的门后,那个老海盗推开那床上的女人,跪在莎拉面前不足的颤抖求饶的样子,让莎拉一辈子都无法忘记。

带上海盗帽,就是结束他们丑恶命运的第一步,而莎拉,早已经跨出这一步很久了。

她瞄了眼那热气腾腾的温泉。

抿抿嘴唇。

“白天啊,不怎么安全的样子。”她左右观望了一下。

她想了想,走到温泉边,看着那水中倒映出的绝美脸庞,精致小巧的五官。

她理了理礼服,拖了拖前胸的胸束。

“现在都第四天了,除了一些奇怪的生物跑出来被我一枪放到,似乎就没见过什么厉害的东西了。”

她拿掉头上的海盗帽,那秀发如同清泉般垂直而下。

“呼,真想回比尔吉沃特港去,喝上几杯白兰地,然后,逗逗那个酒吧的调酒师。”她笑笑。

“哈,似乎还很年轻的样子,都怕是没什么经验啊,脸红红的样子真让我喜欢。”

莎拉梳理着头发,自言自语道。

这时。

一个男人慢慢的从树后走出。

他看了看那池水边坐着的女人,慢慢的舔舐了一下自己的嘴唇。

“真是美丽的..可口的..”

还没等说完,那子弹就打在了他的胸膛上,出了一个大洞。

那血慢慢的从子弹穿过的地方流出。

但是,却诡异的被黑色盔甲吸入。

泰隆摸了摸自己胸口的伤,然后,抬起那沾满鲜血的手,放入嘴里。

“人倒是长得不错。”莎拉皱了皱眉,在火枪里装上一枚钢弹:“不过,你的举动让我很讨厌。”

泰隆笑了笑,他手上的血慢慢的渗人了皮肤内部,融为一体。

“不错嘛。”

莎拉看着那诡异的恢复力,戴上了自己的海盗帽。

“不知道你千疮百孔之后的表情,会是什么样子的呢,真想知道。”

“你可以试试。”泰隆肆无忌惮的看着那个莎拉,仿佛,那女人就是他眼里的毫无反抗能力的食物一般。

虽然没有找到卡特琳娜,不过,眼前的这个女人,却让卡兹克那颗吞噬的贪婪之心,又蠢蠢欲动起来。

一阵枪林弹雨。

泰隆没有任何的躲闪,他的黑色盔甲背后的翅翼,挡住了所有的子弹。

一串黑色的肉刺袭来,厄运小姐躲到一边,那刺刺入地面的时候,那地上的草都开始慢慢的变成可恐的黑颜色。

“你不是人类?”莎拉说道。

“人类?”泰隆冷冷的笑道:“或者说,以前是。”

说话间,他已经闪到了莎拉的身后,一把抓住了那女人的衣襟。

可是,却只是空了手,莎拉敏捷的解开身上的衣领,并且,狠狠的踢了泰隆一脚,让他后退了几步。

“看你拿着是什么?不要脸的臭男人。”莎拉娇笑道,这嬉笑让她胸口一起一伏,黑色的丝质内衣宛如华袍。

“哼。”泰隆扔掉了手上的女人衣服,冷冷的看着那个似乎毫无慌张感的女人。

“我有两把枪。”莎拉从腰间拿出那另一边火枪。

“一把,是射。”她转了转左手上的火枪。

她眨眨眼睛,竟开始有意无意的调戏起眼前的敌人。

“还有一把是,啊~”

她装作小女人的姿态,笑了几声。

“不过,是看你想要哪把了。”

还未说完,一颗钢弹已经穿透了泰隆的脖颈。

那脖颈的伤口慢慢愈合。

“真是讨厌的东西,高明的偷袭手法似乎都没有用了。”莎拉吐了吐舌头。

“是吗。”泰隆皱了皱眉,他被穿透的脖颈虽然开始恢复,但是,恢复速度却大大减缓,而且,那血肉上有一层淡淡的褐色。

“看起来并不是与我想象的那般没用。”莎拉看见那男人脸上的疑惑神色,说道。

“比尔吉沃特的最有名也是最难求的烈酒毒药,可是要经过我的手才能向外出售,慢慢的麻痹身体机能,然后,被无情的踩在脚下等待死亡。”

她晃了晃手里的枪。

“我可吩咐了手下人,每颗钢弹,都会均匀的抹上毒药,就算是没有被打到要害,也差不多快要到一命呜呼的地步了。”

“毒药?听起来很不错。”泰隆听完女人的话,脸上的疑惑神色一扫而空,然后,慢慢的向那女人走去。

看着那泰隆脖颈上的褐色印记慢慢消退,莎拉在内心不禁骂了一声该死。

如此恐怖的恢复力。

就连最致命的毒药,都无法击溃他吗。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