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中文字幕无码系列

第二章 黒鳞鲛人

玄门幽羽2020-04-16 13:41:22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秦江听到了牛叔的话语之后没有回答,而是轻轻舒了一口气,对还跪在地上的男子说道:“起来吧。”

  男子听闻如获大赦,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牛叔见他脸上此刻鲜血汩汩地冒着,心中很想帮他包扎伤口,但是最后还是说道:“快去洗把脸。”

  听到牛叔话语的男子并没有马上离去,而是把目光望向秦江。直到见他微微一颔首之后才离开了正堂去处理伤口。

  眼下正堂中便只剩下了秦江和牛叔。

  出了这么一档子事之后,二人也无心再交谈牛彪的故事。只见秦江走到地上,捡起了那把断成两半的菜刀递到了牛叔的面前,笑着说道:“牛叔,真是不好意思啊,你看我这粗人把你们家唯一的一把菜刀都弄坏了,过会儿我再去买一把赔给你们。”

  这话落到了牛叔的耳中,他总觉得秦江是在暗讽自己,明明是自己的儿子的错,却要背到自己的身上。牛叔赶紧说道:“小江,今天这事儿虽然你饶了彪儿一命,但是我知道江湖上的规矩,彪儿犯的是死罪,便要断去手脚,你要是心中不舒服便去做吧,不用顾及我。”

  “牛叔,你这又是从哪里听来的,这规矩可不是江湖上的,分明是强盗窝里的。”秦江一听此话忍不住一乐,笑着说道。

  牛叔一听不知还有什么办法能补偿秦江,心中的干着急此刻也写在了脸上。

  秦江见状连忙说道:“牛叔,今天这事儿我可以当做没发生,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牛叔听到之后一惊,不过他认为这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于是说道:“小江,你说吧,但凡是你牛叔能做到的,哪怕让我上刀山下火海也不碍事。”

  “我的牛叔啊,我让你上刀山下火海做什么?”秦江听到有些忍俊不禁,然后在牛叔困惑的目光下缓缓说道:“我的条件是,若是今后那牛彪再敢欺辱于你,我便会来报今日之仇,取走他的性命,到那时牛叔你可不能阻拦。”

  牛叔当即老泪纵横,这等情况之下秦江竟然依旧是想着自己,怎不令他感动。只听他随后说道:“放心吧小江,我一定尽可能教好这孩子,不让他以后害人害己。”

  有了牛叔的保证,秦江才满意地笑了出来。

  就在二人说话之时,男子已然从里屋走了出来,额头上包着一块白布,止住了源源不断的鲜血。

  见男子出来,秦江才冷声道:“你过来,我有话要交代你。”

  男子听闻后犹豫了一下,随后便挪动脚步朝秦江走去。

  “既然他答应不会杀了自己,那别的一些条件都是可以接受的。”男子在心中如是想道,然后在秦江面前站定,道:“大侠有什么事儿要交代的,小的能做到一定做到。”

  秦江见他这副模样心中有些笑意,但是表露在脸上的依旧是冷漠无情的脸色,只听他说道:“我也不要你四肢,只要你今后不再欺辱你父亲,好好与他相处,能做到么?”

  秦江这话是留了余地的,他知道若是让颐指气使、骄横惯了男子突然听从牛叔的话肯定让他有些无法接受,这样一来说不定只能适得其反。但是如今只是让他不再欺辱好好相处,已然是退了很大一步。

  不出秦江所料,这男子在听到秦江只是让他做到这两点之后心中松了一口气,随后连连答应道:“小的明白,一定不会辜负大侠的期望。”

  “嗯,若是你做不到。”秦江冷哼一声,随后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男子见到之后当即打了一个寒颤,吓得噤若寒蝉,秦江的脸上这才有了一丝笑容。

  他随后走了出去,看到太阳的位置便知已经快过午时了,于是回到屋中,拿起那一大包牛叔配好的药材说道:“牛叔,天色也不早了,那我就先走了。若是他还敢犯错,我一定不会放过他。”

  最后这句话显然是说给男子听的,不过秦江怕他不知道,于是又对他说道:“你不要觉得我走了就不知道你做了些什么,记住一句话,人在做天在看,举头三尺有神明。”

  男子听到后便如同小鸡啄米似的不断点头,牛叔见秦江要走便出去相送。

  “牛叔,你留步吧。”秦江在门外笑着说道,随后面向男子冷峻地说道:“你若是不服,尽管来山上找我。”

  “山上?”男子有些困惑,随即便见秦江伸出手指指向一个方向。

  作为在临安长大的男子看到秦江所指之后吓得大惊失色,秦江所指向的地方不正是吴山,其上的不就是江南道的顶级宗门独剑山庄么?

  “自己方才竟然敢对独剑山庄的人起了杀心,真是活腻歪了。”想到这里,男子忍不住便想狠狠地抽自己两巴掌。

  知晓了秦江的身份,男子心中最后的一丝侥幸也荡然无存。

  牛叔目送秦江的离去,不久后刚要进门,却听身后又有一道声音传来:“请问这里是‘临安老药铺’么?”

  听到这话的牛叔疑惑地转身看向来人,但见这人身长中等、皮肤黝黑,不过长得倒是比较和善,而最明显的则是嘴角上有两条倒八胡须。

  牛叔见到他的样貌之后总觉得自己似乎在哪里见过,但是一时间却想不起来了。

  这人也看到了牛叔,便确信了这里是临安老药铺。他又见到牛叔脸上的困惑之色连忙说道:“老人家,我是上午卖鱼给您的那个摊贩啊。”

  “原来是您这位好心的店家啊。”牛叔听到来人自报家门之后恍然大悟,想起了自己上午买鱼时还欠着人家钱,眼下看来是来催了。于是说道:“不好意思啊店家,我这糟老头子确实没有什么多余的钱还您。不过我这儿还有些上好的药材,您看看能不能抵您的鱼钱。我这药材绝不会以次充好,您可以拿去别家药铺里瞧瞧,若是有问题我就在这里,绝不会跑。”

  鱼摊摊贩一听牛叔这些话心中也甚是感动,这生逢乱世贪图小便宜的人数不胜数,像面前这么忠厚的老者这般敢自报家门的已然是少见了。

  摊贩大叔知道牛叔误会了自己来此的目的,于是笑着说道:“老人家您误会了,我啊是来还钱的。”说罢他便从怀中拿出一锭银子放在牛叔面前。

  牛叔听闻他的话语本来还在怀疑是不是自己年纪大了耳朵也背了,把要钱听成了还钱?但是随后见到这汉子从怀中掏出一锭偌大的银子放在自己的面前,心中更是疑惑,连连摆手道:“这位店家,我何时给过您这么多钱。您看我这铺子即便是卖了最多也就值这些钱,这钱定是别人的,您快拿回去吧。”

  临安城中人来人往,虽说牛叔这药铺所处的位置较为偏僻,眼下这巷子里也没有旁人。但是他知道财不可外露的道理,便紧着用衣袖替摊贩挡住这锭银子。

  摊贩大叔着实被牛叔感动了,只听他语气有些激动地说道:“这锭银子不是您给我的,而是您的远房亲戚给我的,如今我来还给您。”

  “远房亲戚?”听到这个词牛叔心中更是不解,自己连亲戚都多年未见,还不知在不在人世间了。这让又是哪儿来的远房亲戚惦记着自己?

  摊贩大叔见状以为是牛叔年纪大了记性也不好了,紧接着解释道:“好像是您的远房侄子。”他随后干脆把整个过程都与牛叔说了出来。

  牛叔慢慢地听着他的话语,猜测着此人的身份。直到摊贩说出此人的身材样貌,牛叔才知这是秦江干的好事。

  “老人家,既然是您认识的,那这银子我就还给您了。”摊贩见到牛叔终于明白了自己所言,心中多少松了一口气。所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即便这是人家给自己的,可终归不是自己赚来的,揣在怀里始终有些惴惴不安。

  牛叔本不想接过银子,但是摊贩脸上的神情和话语告诉他非还不可,只好拿过了这锭银子。说道:“店家您放心,这银子我接过了,这欠的钱我还是会还您的。”

  摊贩早就被牛叔的品行感动了,听闻此话便说道:“老人家,那条鱼就当是我送您的,您要是再提此事我就把您给我的钱也还您了!”

  牛叔今日脸上的笑容比以往几个月加起来都多,如今听到摊贩大叔的话语便说道:“那我就谢过店家了,店家若是今后需要看病或是药材尽管我这儿。糟老头子别的本事没有,瞧病抓药在以前的街坊邻居中还颇有些口碑,您尽管放心。”

  这话怎么听着都像是在要人生病,不过落到摊贩大叔耳中却是不同。所谓人吃五谷杂粮,岂有一生无病之理?

  “那我在这里先谢过老人家了,我这家中还有些事,如今归还了银子我也就安心了,先行告辞了!”摊贩大叔当下谢过牛叔,然后看了一眼那块掉漆的招牌便离去了。

  目送鱼摊摊贩的离去之后,牛叔见四下再无人了,于是也转身进了屋子。

  手中拿着这锭银子不知如何是好的牛叔看到牛彪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问道:“彪儿,你有什么事儿么?”

  说着把手中的银子放下了,似乎生怕牛彪把银子抢去。

  而这牛彪在见到这么大一锭银子之后本能地两眼放光,这若是放在往常他一定会随手抢走。不过此刻地他咽了咽口水,平静地说道:“刚才的话我在里面都听到了,这银子我帮你还回去吧。”

  牛叔听闻此话心中犹豫不决,不知该不该交给牛彪时便又听他说道:“你放心,大侠说的‘人在做天在看’,我记得很清楚。”

  这话倒确实不假,自从秦江教训了他两三次之后他就变得听话了起来。尤其是最后一次,这句话也是深深地烙印进了他的心里。

  不过他还有一个私心,那便是在知晓了秦江的身份之后,他就想上山去看看那片乱世中江南道的底气!

 

共0条评论

发表评论